台灣護理產業工會

血汗醫院何時了 護病比不可刪(盧孳艷、張佑安)

(盧孳艷、張佑安 臺灣蘋果日報投書 2016-09-22)

衛福部即將於近日召開醫院評鑑標準研修交流會議,先不評論這種會議名稱是如何蓄意逃避監督,更是對於政府參與式管理的極大諷刺。檢視研修內容將重大評鑑項目「護病比」刪除,意欲藉由「簡化評鑑之名,行逃避監督之實」,讓醫院更肆無忌憚地以降低人力成本,剝削醫護人員勞動權益,醫院血汗將惡化,醫生及護理師的過勞景象,打點滴上班、值班昏迷致死等,將持續上演。

病人安全重要指標
護病比(Patient-to-Nurse ratio)為最重要醫療照護品質指標,賓州大學愛肯教授(Linda Aiken)2002年於知名雜誌《JAMA》早已指出,醫院一般急性病房護病比6:1的標準下,讓護理師照顧病人數每增加1人,造成病人死亡率增加7%,同時也造成護理師過勞增加23%(因而離職)。這個研究的基礎是加州已經於1999年《病人安全法》立法規範護病比為1:6,爾後一系列實證研究結果更促使2008年修正為1:4。
歐盟關注此議題,邀請愛肯教授進行研究,於2013及2014年陸續發表,強力指出「護病比」是病人生命安全的最重要指標,照護品質結果更肯定美國的研究結果,護理師照顧病人數每增加1人,造成病人死亡率增加7%,也造成護理師超時工作,甚至43%護理照護工作無法完成。
研究在在顯示,把關「護病比」,才是醫院對照護品質病人安全負起責任。
歐盟的研究結果促使英國於2014年加強護病比把關,要求醫院將資料每個月回報中央;澳洲維多利亞省也於2015年通過《安全病人照護法》規範護病比。美國加州也已完成立法,3位參議員2015年更於國會提出法案,企圖將安全護病比作為全美國的立法。可見民眾對於護病比在安全照護服務上之重要性,有越來越明顯的共識。

衛福部竟要降標準
國際趨勢對於護病比十分重視,衛福部竟然違背各種研究證據、國際潮流,而要將護病比之評鑑刪除,過去醫院評鑑中,護病比在各民間團體包括台灣護理產業工會、醫改會、醫勞盟等呼籲下,成為「重點項目」,也就是說它仍然不是「必要項目」,「必要項目」是只要未通過該項目,醫院評鑑即是「未通過」。目前如此鬆散的標準,衛福部都無法對民眾醫療品質做最基本安全把關,要放棄最低標準,而退縮到過去的醫院「設置標準」。
「醫院設置標準」是對於一個醫院正要規劃設置之初,提出申請時要求的配置建議,可見它不僅是只有紙上作業的數字,也無法能夠有第一線運作可以查核其運作情形;它絕對無法反映護理人力照護,以及病患病情千變萬化的現況,相反的,國際實證資料持續證實「護病比」的指標性地位。
呼籲衛福部作為民眾健康維護的機構,就應該堅守民眾就醫生命安全的責任,讓目前已經遠遠落後國際的全日護病比─醫學中心1:9,區域醫院1:12,地區醫院1:15,拿出魄力改善,持續降低到1:4,更不可以將「護病比」項目刪除,難道台灣人的生命不值錢,只有其他國家人民的一半嗎?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秘書

閱讀更多...

看不見的護理師過勞(盧孳艷)

(盧孳艷 臺灣蘋果日報投書 2015-05-12)

護理人員打點滴上班的畫面近年來被廣泛傳閱,然而每年護理師節持續出現熟悉的新案例,鞠躬盡瘁的素養來自哪種動力?同理心、愛心、關懷等等,被認為必備的護理專業特質,護理人員在照護工作的實踐中,卻造成了情緒勞務的負荷。

研究指出護理人員整體情緒勞務偏高,而且年齡越大、臨床工作年資越高,其情緒多樣性程度的負擔越高。顯示護理人員在臨床工作越久,對於掩飾或壓抑其真實的感受越認同,而能夠自然流露對病患及家屬的關愛,然而卻無形中造成自己極大心理負擔,研究者早已強調,職場情緒勞務對勞動者是隱形殺手,是離職,或甚至職災的最重要成因之一。

護理工作除了辛苦的輪三班,工時長之外,工作內容複雜度例如面對病患多變之病情以及各類家屬的要求、執行工作攸關生命所需投入專注力,處理人類的病痛苦難例如施打癌症化療藥物的不斷嘔吐、年輕病人的死別,近年醫院暴力頻傳,照顧情緒高昂的病患或家屬的壓力等等。藉由情緒勞務的付出護理人員賺取工資,就是學者霍克希爾德所稱情緒商品化,他也強調當一個工作需要在特定期間內變換情緒狀態的次數愈頻繁,或者是工作中所需展現的情緒愈多樣,勞動者必須投入更多的心力來規劃各種可能發生的狀況以及適當的情緒應對;因此,所需負擔的情緒勞務就愈多。

情緒勞務隱而不見

然而情緒商品化並未帶給護理人員合理的薪資報酬,加拿大安大略護理師工會曾以《憲法》保障同工同酬,為護理人員提出抗議,指出薪資酬勞的計算並未能將「情緒勞務」納入,看不見的工作內涵也是普遍造成性別薪資差異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情緒勞務被選擇性的隱而不見,往往也是職場性別不平等的來源之一。護理人員情緒勞務負荷重,後果是過勞與職業災害,包括憂鬱、流產、感染針頭紮針、上下班車禍、甚至自殺等等,被犧牲的是民眾照顧品質。也就是當你需要被救治時,護理人員早已生病、離職,無法發揮專業服務!資方不願意給予相對應合理的酬勞,甚至完全忽略,當護理人員提供的照顧服務每個小細節都需要愛心與關懷情緒的投入,然而並未得到合理的報酬,過勞的護理人員,吶喊要命不要錢!不合理的薪資是以生命換來的。

(臺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

閱讀更多...

卑微護理師心聲(林詩晴)

(林詩晴 臺灣蘋果日報投書 2013-12-10)

十多年前,我剛拿到護理師執照執業,某天輪大夜因病人有些狀況,我立即打電話給住院醫師;在醫學中心夜晚值班是直接打給住院醫師,不會打給正在實習的實習醫師,也不會讓實習醫師承擔這樣的責任。

但打了數通電話,住院醫師始終沒接,因為病人狀況危急,我直接打給總醫師,並陳述請他先前來探視病患,接著就去忙這位病患的事情。過沒多久,住院醫師急忙且氣呼呼的來探視病人並且在護理站開立醫囑後,居然看起我寫的護理紀錄來(一般醫師不太會理會護理師在紀錄上寫什麼),這是頭一遭我針對醫師無法立即前來處理病患的狀況在護理紀錄上留下紀錄。沒想到住院醫師拿著病歷指著我說:為什麼你要這樣寫?我說這是事實,call你又call不來!「我要保護我自己」。接著他就生氣走掉了。

這樣的狀況在鄉下的醫院更嚴重,誰值班?通知誰?誰會來處理?都沒有一定的準則,加上醫師的傲慢延遲,病患只好自求多福。

這也經常讓護理師覺得卑微,在原本忙碌的護理工作情境下更顯窘境。因為護理師須獨自面對家屬心急的要求回覆、要評估病患狀況、要打電話給醫師、要報告醫師病人狀況、要等候醫師前來探視病人並且處理。

很多時候,護理師必須獨自面對醫師還沒來、家屬急跳腳、被病患或家屬責難的情況;當然護理師也經常打電話給睡夢中的醫師,冒著被醫師摔電話或是責罵的情況,這處境真是難堪。有時為了病患安全,要跑到住院醫師休息室把有接電話但是叫不醒的醫師叫醒。有些醫院更是誇張,醫師值班領值班費卻大牌睡覺,讓專科護理師處理夜班值班的所有情形。

盼設夜晚值班機制

在醫院最危險的時間是夜晚跟假日,一方面是主治醫師不在現場,一方面是住院醫師在休息,一有狀況第一時間是護理師協助處理並且通知其他人到現場,但在夜晚護理師人力更是不足,1:20的護病比時有所聞,只要有一個病患有狀況,就會忽略其他病人的需求。 因此,區域醫院夜間1:10的護病比真的是護理同仁的極限,希望政府盡快建立夜晚值班機制,避免有下一個受害者。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監事)

閱讀更多...
633816
位置: 54.167.202.184
Top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