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護理產業工會

血汗醫院何時了 護病比不可刪(盧孳艷、張佑安)

(盧孳艷、張佑安 臺灣蘋果日報投書 2016-09-22)

衛福部即將於近日召開醫院評鑑標準研修交流會議,先不評論這種會議名稱是如何蓄意逃避監督,更是對於政府參與式管理的極大諷刺。檢視研修內容將重大評鑑項目「護病比」刪除,意欲藉由「簡化評鑑之名,行逃避監督之實」,讓醫院更肆無忌憚地以降低人力成本,剝削醫護人員勞動權益,醫院血汗將惡化,醫生及護理師的過勞景象,打點滴上班、值班昏迷致死等,將持續上演。

病人安全重要指標
護病比(Patient-to-Nurse ratio)為最重要醫療照護品質指標,賓州大學愛肯教授(Linda Aiken)2002年於知名雜誌《JAMA》早已指出,醫院一般急性病房護病比6:1的標準下,讓護理師照顧病人數每增加1人,造成病人死亡率增加7%,同時也造成護理師過勞增加23%(因而離職)。這個研究的基礎是加州已經於1999年《病人安全法》立法規範護病比為1:6,爾後一系列實證研究結果更促使2008年修正為1:4。
歐盟關注此議題,邀請愛肯教授進行研究,於2013及2014年陸續發表,強力指出「護病比」是病人生命安全的最重要指標,照護品質結果更肯定美國的研究結果,護理師照顧病人數每增加1人,造成病人死亡率增加7%,也造成護理師超時工作,甚至43%護理照護工作無法完成。
研究在在顯示,把關「護病比」,才是醫院對照護品質病人安全負起責任。
歐盟的研究結果促使英國於2014年加強護病比把關,要求醫院將資料每個月回報中央;澳洲維多利亞省也於2015年通過《安全病人照護法》規範護病比。美國加州也已完成立法,3位參議員2015年更於國會提出法案,企圖將安全護病比作為全美國的立法。可見民眾對於護病比在安全照護服務上之重要性,有越來越明顯的共識。

衛福部竟要降標準
國際趨勢對於護病比十分重視,衛福部竟然違背各種研究證據、國際潮流,而要將護病比之評鑑刪除,過去醫院評鑑中,護病比在各民間團體包括台灣護理產業工會、醫改會、醫勞盟等呼籲下,成為「重點項目」,也就是說它仍然不是「必要項目」,「必要項目」是只要未通過該項目,醫院評鑑即是「未通過」。目前如此鬆散的標準,衛福部都無法對民眾醫療品質做最基本安全把關,要放棄最低標準,而退縮到過去的醫院「設置標準」。
「醫院設置標準」是對於一個醫院正要規劃設置之初,提出申請時要求的配置建議,可見它不僅是只有紙上作業的數字,也無法能夠有第一線運作可以查核其運作情形;它絕對無法反映護理人力照護,以及病患病情千變萬化的現況,相反的,國際實證資料持續證實「護病比」的指標性地位。
呼籲衛福部作為民眾健康維護的機構,就應該堅守民眾就醫生命安全的責任,讓目前已經遠遠落後國際的全日護病比─醫學中心1:9,區域醫院1:12,地區醫院1:15,拿出魄力改善,持續降低到1:4,更不可以將「護病比」項目刪除,難道台灣人的生命不值錢,只有其他國家人民的一半嗎?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秘書

閱讀更多...

看不見的護理師過勞(盧孳艷)

(盧孳艷 臺灣蘋果日報投書 2015-05-12)

護理人員打點滴上班的畫面近年來被廣泛傳閱,然而每年護理師節持續出現熟悉的新案例,鞠躬盡瘁的素養來自哪種動力?同理心、愛心、關懷等等,被認為必備的護理專業特質,護理人員在照護工作的實踐中,卻造成了情緒勞務的負荷。

研究指出護理人員整體情緒勞務偏高,而且年齡越大、臨床工作年資越高,其情緒多樣性程度的負擔越高。顯示護理人員在臨床工作越久,對於掩飾或壓抑其真實的感受越認同,而能夠自然流露對病患及家屬的關愛,然而卻無形中造成自己極大心理負擔,研究者早已強調,職場情緒勞務對勞動者是隱形殺手,是離職,或甚至職災的最重要成因之一。

護理工作除了辛苦的輪三班,工時長之外,工作內容複雜度例如面對病患多變之病情以及各類家屬的要求、執行工作攸關生命所需投入專注力,處理人類的病痛苦難例如施打癌症化療藥物的不斷嘔吐、年輕病人的死別,近年醫院暴力頻傳,照顧情緒高昂的病患或家屬的壓力等等。藉由情緒勞務的付出護理人員賺取工資,就是學者霍克希爾德所稱情緒商品化,他也強調當一個工作需要在特定期間內變換情緒狀態的次數愈頻繁,或者是工作中所需展現的情緒愈多樣,勞動者必須投入更多的心力來規劃各種可能發生的狀況以及適當的情緒應對;因此,所需負擔的情緒勞務就愈多。

情緒勞務隱而不見

然而情緒商品化並未帶給護理人員合理的薪資報酬,加拿大安大略護理師工會曾以《憲法》保障同工同酬,為護理人員提出抗議,指出薪資酬勞的計算並未能將「情緒勞務」納入,看不見的工作內涵也是普遍造成性別薪資差異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情緒勞務被選擇性的隱而不見,往往也是職場性別不平等的來源之一。護理人員情緒勞務負荷重,後果是過勞與職業災害,包括憂鬱、流產、感染針頭紮針、上下班車禍、甚至自殺等等,被犧牲的是民眾照顧品質。也就是當你需要被救治時,護理人員早已生病、離職,無法發揮專業服務!資方不願意給予相對應合理的酬勞,甚至完全忽略,當護理人員提供的照顧服務每個小細節都需要愛心與關懷情緒的投入,然而並未得到合理的報酬,過勞的護理人員,吶喊要命不要錢!不合理的薪資是以生命換來的。

(臺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

閱讀更多...

卑微護理師心聲(林詩晴)

(林詩晴 臺灣蘋果日報投書 2013-12-10)

十多年前,我剛拿到護理師執照執業,某天輪大夜因病人有些狀況,我立即打電話給住院醫師;在醫學中心夜晚值班是直接打給住院醫師,不會打給正在實習的實習醫師,也不會讓實習醫師承擔這樣的責任。

但打了數通電話,住院醫師始終沒接,因為病人狀況危急,我直接打給總醫師,並陳述請他先前來探視病患,接著就去忙這位病患的事情。過沒多久,住院醫師急忙且氣呼呼的來探視病人並且在護理站開立醫囑後,居然看起我寫的護理紀錄來(一般醫師不太會理會護理師在紀錄上寫什麼),這是頭一遭我針對醫師無法立即前來處理病患的狀況在護理紀錄上留下紀錄。沒想到住院醫師拿著病歷指著我說:為什麼你要這樣寫?我說這是事實,call你又call不來!「我要保護我自己」。接著他就生氣走掉了。

這樣的狀況在鄉下的醫院更嚴重,誰值班?通知誰?誰會來處理?都沒有一定的準則,加上醫師的傲慢延遲,病患只好自求多福。

這也經常讓護理師覺得卑微,在原本忙碌的護理工作情境下更顯窘境。因為護理師須獨自面對家屬心急的要求回覆、要評估病患狀況、要打電話給醫師、要報告醫師病人狀況、要等候醫師前來探視病人並且處理。

很多時候,護理師必須獨自面對醫師還沒來、家屬急跳腳、被病患或家屬責難的情況;當然護理師也經常打電話給睡夢中的醫師,冒著被醫師摔電話或是責罵的情況,這處境真是難堪。有時為了病患安全,要跑到住院醫師休息室把有接電話但是叫不醒的醫師叫醒。有些醫院更是誇張,醫師值班領值班費卻大牌睡覺,讓專科護理師處理夜班值班的所有情形。

盼設夜晚值班機制

在醫院最危險的時間是夜晚跟假日,一方面是主治醫師不在現場,一方面是住院醫師在休息,一有狀況第一時間是護理師協助處理並且通知其他人到現場,但在夜晚護理師人力更是不足,1:20的護病比時有所聞,只要有一個病患有狀況,就會忽略其他病人的需求。 因此,區域醫院夜間1:10的護病比真的是護理同仁的極限,希望政府盡快建立夜晚值班機制,避免有下一個受害者。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監事)

閱讀更多...

憂鬱天使的求救信號(盧孳艷)

(盧孳艷 自由評論網投書 2012-11-24)

多災多難的一年尚未過完,昨天已經有第九位護理人員輕生,根據報導這些個案大都是「工作壓力大」、「睡眠障礙」問題所致!香港針對此問題的研究分析指出,在職人士的平均自殺率為每十萬人有七.八三人,並發現護士的自殺率高於此平均數。認為護士在社會上為助人角色,常面對社會的高期望,因此多不願意向他人求助,再加上此行業以輪班制工作,社交圈子較小,遇有心理問題或壓力過大時難以找人傾訴,甚至有人會擔心接受精神健康輔導會留下紀錄,影響升遷或續約等,故多壓抑自己。台灣護理人員的自殺卻尚未引起相關主管單位注意。我們不禁要問,台灣護理勞動尊嚴與正義何在?

台灣研究指出高達六十七%護理人員認為工作負荷很重,造成慢性頭痛及憂鬱,而重度憂鬱高達八.七%,而且工作資歷越長,其憂鬱程度越嚴重。五十二.二%的受訪護理人員在過去一個月內曾服用藥物以減輕身體不適,藥物類型包括安眠藥、鎮定劑、止痛劑。憂鬱症患者其自殺率高達十五%,憂鬱症造成的失能嚴重,聯合國也預估二○二○年將是排名第二高負擔疾病,護理勞動職場逼迫護理人員需要藉由「危險的安眠鎮定藥物」處理,終至死亡,惡性循環職場人力越形短缺,照護品質急速下降,惡劣的護理勞動條件早已嚴重威脅民眾安全,然而我們看到政府相關單位持續放任醫院財團剝削護理人員,藐視護理職場權益。

我們呼籲衛生署及勞委會應儘速制訂「職災補償強制險」,鄭雅文教授曾指出台灣職業健康保護制度毫無規範,更未針對「職場社會心理危害」建立調查與監測機制,因此建議應該學習歐洲國家,單獨立法,促使雇主負擔全額保險費,並以推動預防職場心理危害方案、發展改善工作負荷之有效策略,例如降低護理人員照顧病患比率至一︰七,每週日夜輪班不可超過二次等等。

閱讀更多...

護士荒 衛生署開錯藥方(盧孳艷)

(盧孳艷 自由評論網投書 2012-09-17)

衛生署將以公費招收大學生,給予二年護理教育,以期增加護理人力。這種思維反映了政策制定者與社會現實脫節、並對護理教育現狀毫無所知。無數反映清楚指出,目前護理人力荒原因是勞動條件惡劣、勞動權益淪喪,而非缺護理人員。譬如一條汙染嚴重的河流導致魚群死亡,解決之道當然是清除汙染;放更多的魚進去只會死更多魚。

本人過去幾年擔任護理教育評鑑委員,這個新型態評鑑強調深入參與觀察課室以及臨床實習教學的現場,結果顯示臨床實習教學是培養學生臨床照護能力最重要的機制,但也是問題最多的一環。原因可能是師生比過高、學生數過多、優質實習單位不足、臨床課程與理論課程間落差大無法應用、教師之臨床實務能力不足等等。事實上,半數以上護理學校之考照率不到五十%,就算有執照之護理師,產業界也普遍認為新進人員之臨床照護能力仍須加強。

以上是目前四至五年護理教育之困境,衛生署怎可能期待在壓縮的兩年中培育一位可以立刻發揮照護能力的護理師呢?美國過去此種學制的經驗顯示,學生臨床實習的強度增加,實習場所密集的需求,是最大挑戰之一。目前台灣護理職場負有臨床教學責任的場所,人力極端缺乏,過勞的護理人員還有餘力協助教學嗎?

護理人力荒,需要回到護理職場,監督醫院財團不能再剝削護理勞力,不能再以健保為藉口,壓低人事成本。提出具體方案例如立刻修訂醫院評鑑人力配置標準,監督三班護病比一:七之落實,才是衛生主管機關為民眾健康與生命安全把關的責任。

(作者為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

閱讀更多...

公職考試竟獨缺護理師(林詩晴)

(林詩晴 臺灣蘋果日報投書 2012-04-18) 

衛生署護理及健康照護處今提出實習護士延長至4年!這樣的政策不僅僅無法解決現在缺護士的問題,極有可能將護士荒推向顛峰!一個國中畢業生為什麼選擇當護士?現在的護理學生大部分不是因為興趣,很大部分是因為爸媽說:以後工作有保障!以後不怕沒工作!以後有一技之長來念護理的,於是在懵懂的年紀聽爸媽的話只好選擇護理。而這群護理學生的家庭因為處在社會較低社會階層,因此,將近7-8成的學生都背負著龐大的助學貸款,五專畢業身上背著30-40萬不等的債務,這還不包含家中的經濟困境。

護理佐理員一個月頂多3萬,很多是基本工資約2萬出頭,要叫一個畢業的護理學生急需還債以及需協助撐起家裡的一片天,讓他可以充分的考4年!?這是可能發生的事情嗎?還不如轉考保母證照照顧1-2小孩就好,就有4-5萬不等的薪資,還可以在家裡兼顧所有大小事,若有生育者順便照顧自己的小孩,雙證照(護理師與保母)很多家長特愛,若能力足夠還可以1:4照顧幼兒,就會有8-10萬不等的收入,這是護理佐理員的4-5倍,一樣辛苦的工作,你要選擇哪一個?一樣承擔人的性命,你要選擇哪一種?

改善護理臨床,請從公立醫院與衛生所改革開始!

鮮少護士能轉公職

榮總院長與護士們的座談會,會中有位護士提到重點,「你們來幾年?3-4年有轉任公職嗎?」現在若護士想要當公職,取得專技高普考證照後到公家醫院,只要該醫院願意將該護士銓敘,就可轉任公職。說得簡單,問題是目前公立醫院的護士職缺有70-80%甚至90%以上都是約聘僱(採一年一聘),底薪約2-3萬,要轉任公職只是公立醫院給護士們的一個希望!但鮮少有人可以轉任成功,縱使轉任成功也是公職護士職缺(全台10707人),非以取得專技高考護理師任用(師三級)。

而這些轉任公職成功者不少背後都是很多的人情因素控制,並不公平!別忘記了這群需要錢的護士們的家庭處在社會中低階層,他們沒有任何人脈。
台灣在2001年不知為何的將護理公職消滅,也將一般檢覆考試去除,僅留下一年兩次的專技高普考,也難怪目前護士只有3成可以考上!所以增加考試機會才是正解,請恢復公職護理師考試,且需大量招足額(包含醫院機構與社區衛生所),這是目前最經濟且可快速提升護理士氣的作法,今年來不及,就增加護理師特考或是就地合法,若窒礙難行,就請總統特別為護士荒舉辦公職護理師大會考,可就地會考,避免護理師流動頻繁造成醫院困擾!

對假保證已感厭煩

請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騙護理人員,我們對於你們的「假保證」已經感到厭煩!請具體且確實的解決護理人員的問題,不要只是護師節的媒體操作!我們要公職護理師考試!我們要足夠的公共衛生護理師來家訪可以協助教導初產婦居家照顧幼兒,不是一有問題就跑醫院,消耗醫院的總額,浪費健保資源!

閱讀更多...

不當政策讓護理人員過勞(林詩晴)

(林詩晴 臺灣蘋果日報 20120319)

政策才是造成護理人員過勞的主因!前些天關病房論述跟護理人員的過勞毫無關係,因招募不到足夠的護士所以關病房,是醫院因應評鑑要求的對策,這樣才能符合適當的護病比。

但是,新的政策卻是影響護理人員過勞的主因,護理界大老曾經說:以前大夜班照顧30個病人都沒事,為什麼現在的護士照顧10床就哀哀叫?!殊不知,以前的病人不會像現在這麼複雜,以前要是有糖尿病的病人住院,新的科技叫做測血糖,因為當時無法自行在家測血糖,於是醫院就要求病人在醫院裡頭監測血糖以及服藥控制,而護士所做的工作就是定時監測血糖與發藥,必要時監督病人三餐飲食控制,這樣的病人生活功能通常能夠自理,但現今這樣的病人只需要在家自行監測血糖與口服藥物控制,若真的控制不好或是有其他合併症才需要住院。為什麼新的政策是影響護理人員過勞的主因呢?

工作暴增無報酬

以最近國民健康局101年3月15日新生兒聽力篩檢完全免費為例,國民健康局補助每一例接受篩檢的新生兒新台幣700元給提供檢測的醫療院所,而這筆費用依據醫院管理原則分配,若醫師有Physician Fee(PF)制度者可依據親自執行與非親自執行分配到25~15%的酬庸,若無PF制度者則700大洋全進醫院口袋。

但這樣的技術到底是誰會去執行?若是醫院設定有技術員則由技術員執行,若醫院沒有技術員則該技術就會落在護理人員身上,但護理人員是領固定薪資的,增加了業務量卻無法獲得相對的報酬,也是造成護理人員過勞的主因!若政府政策一直增加欲服務民眾的免費服務,除造成第一線護理人員暴量的工作,也無法讓第一線的護理人員得到相對的報酬,使得士氣低落,不願意從事護理工作;但若是政府直接提供工作人員員額與薪資,則會增加一年一聘或是約聘僱人員,而非真正解決護理人員工作量與過勞的問題。
根本問題在於政府是否願意正視健保給付制度沒有提供護理人員技術操作及衛生教育上的費用,且護理技術費與衛教費用應採與醫師相同模式,健保局必須核定給付護理人員報酬與醫院管理費用比例,且必須由護理師執行後核章才能給付,為確保病人真正獲得該項技術與衛生教育,這樣才是民眾的福音啊!否則做白工誰要做?誰做得久?

閱讀更多...

連兩位護理人員輕生的警訊(盧孳艷)

(盧孳艷/自由評論網投書 2012-02-14)

前幾天嘉義基督教醫院急診室連續兩位護士自殺身亡,引發護理人員深刻的感慨,更可能引發一波護理人員離職潮,因為大家都要問,「這個工作值得我犧牲性命嗎?」

更諷刺的是,嘉義基督教醫院剛被衛生署評選為「磁力醫院銅質獎」,磁力醫院的構想來自一九九○年代美國護理協會,主要對於高品質照護醫院提供認證,其中最重要評鑑條件之一,是提供護理人員優良福利及工作環境。然而,台灣磁力醫院內的護理人員卻受不了工作壓力而自殺身亡。
根據二○一○年美國調查,最易引發憂鬱的工作,以照顧老人的護理人員為首,而一般護理人員也排名第四。美國護理雜誌研究論文也報導,高達三十五%的護理人員有輕度至中度憂鬱症狀,包括無法入眠、無法集中精神等;台灣護理職場之困境更有甚之。

台灣護理人員權益促進會調查顯示,一個護士照顧病人數,在醫學中心都超過十人,實非人類可以負擔的壓力,造成工作時數每天往往超出二至四小時。病患病況較危急的醫學中心護理照顧工作長期處於壓力下,又因輪三班的工作時程,生理時鐘混亂,造成社會網絡疏離,孤立無援。如此惡性循環帶來的憂鬱,絕不能以護理人員個人適應不良做為醫院雇主推卸責任之詞。
英國及美國對於工作相關壓力與憂鬱,其雇主須負賠償責任。我們不禁要問:衛生署對於馬總統的政見︱將護病比降為一︰三,有效的政策在哪裡?

閱讀更多...

護士享勞基法特權?(盧孳艷)

(盧孳艷/自由評論網投書 2011-05-09)

民國八十七年七月一日起勞委會指出護理人員適用勞動基準法,然而近日某大醫院副院長卻認為是錯誤政策,造成雇主營運困難,影響服務品質,更抱怨醫護人員「太計較」工時。

然而勞基法適用超過十年後,台灣護理人員權益促進會於九十九年調查仍發現高達七成預扣護理人員違約金,五成五要求護理人員至少兩年不得離職,三成多的雇主會扣留護理人員證照,嚴重違反勞基法。台灣護理人員權益促進會之臉書版面幾乎天天有人投訴,戲碼持續上演。

醫療院所勞動權益受侵害最嚴重的莫過於「懲罰性違約金條款」,勞資爭議中對勞方非常不利。護理人員薪資低,以每月三萬元來估算,合法五天休二天為準,一般每天工時長達十小時,等於時薪只有一三六元。在不滿勞動條件欲離職時竟然還須賠償高額違約金;護理人員被勞基法保障是享有特權嗎?無勞基法的話護士將成為醫院的奴隸!

當勞動條件惡化迫使護理人員平均工作七年就離開職場,雖然我們每年有一萬多名護士畢業,只有將近一成三進入職場,新人一年內有高達七成想離開,台灣現在已經出現護士荒,當你老了時,也許就沒有合格護士可以提供服務了,怎能不正視護理勞動條件之問題?

閱讀更多...

衛生署 騙很大(盧孳艷)

(盧孳艷/自由評論網投書 2011-04-27)

衛生署邱文達署長回應立委質詢,針對近日內醫療人員過勞而被許多民間團體批評醫療院所早已成為「血汗醫院」,邱署長答應年底前修訂醫院「設置標準」為三床配置一名護士,並強調這是很大的進步。我們要反駁這是「騙很大」!
醫療機構設置標準,是用來作為新開設醫院的檢核標準,與實際醫院運作時每位護理人員照護多少病人「差很大」。試想,一張病床住一位病人,每八小時就需一位護士值班,意思就是說一個病人一天就需三位不同護士照顧,所以護床比一:三,實際運作護士與病人比例已經高達一:九。再以每週工作五天休兩天假,加上每個病房都需有一位護理長擔任行政協調事務,而且加上該有的年休假,護病比將高達一:十二至十五。抱歉,這是「倒退嚕」絕非進步。正如護理師護士公會呂月榮指出,衛生署以「評鑑標準」及「設置標準」兩套說詞,意圖混淆視聽,讓非醫療人員誤以為衛生署做了退讓有心改革,我們在此提出嚴正抗議。

衛生署應立刻捨棄「設置標準」,拿出魄力,積極研擬完善醫院評鑑制度與標準,將護病比列入醫院評鑑標準之必要項目,並且白班、小夜班及大夜班三班都應列入評鑑,並實際至病房觀察護理人員照顧病人數。

閱讀更多...
訂閱此RSS源
Top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