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護理產業工會

看不見的護理師過勞(盧孳艷)

(盧孳艷 臺灣蘋果日報投書 2015-05-12)

護理人員打點滴上班的畫面近年來被廣泛傳閱,然而每年護理師節持續出現熟悉的新案例,鞠躬盡瘁的素養來自哪種動力?同理心、愛心、關懷等等,被認為必備的護理專業特質,護理人員在照護工作的實踐中,卻造成了情緒勞務的負荷。

研究指出護理人員整體情緒勞務偏高,而且年齡越大、臨床工作年資越高,其情緒多樣性程度的負擔越高。顯示護理人員在臨床工作越久,對於掩飾或壓抑其真實的感受越認同,而能夠自然流露對病患及家屬的關愛,然而卻無形中造成自己極大心理負擔,研究者早已強調,職場情緒勞務對勞動者是隱形殺手,是離職,或甚至職災的最重要成因之一。

護理工作除了辛苦的輪三班,工時長之外,工作內容複雜度例如面對病患多變之病情以及各類家屬的要求、執行工作攸關生命所需投入專注力,處理人類的病痛苦難例如施打癌症化療藥物的不斷嘔吐、年輕病人的死別,近年醫院暴力頻傳,照顧情緒高昂的病患或家屬的壓力等等。藉由情緒勞務的付出護理人員賺取工資,就是學者霍克希爾德所稱情緒商品化,他也強調當一個工作需要在特定期間內變換情緒狀態的次數愈頻繁,或者是工作中所需展現的情緒愈多樣,勞動者必須投入更多的心力來規劃各種可能發生的狀況以及適當的情緒應對;因此,所需負擔的情緒勞務就愈多。

情緒勞務隱而不見

然而情緒商品化並未帶給護理人員合理的薪資報酬,加拿大安大略護理師工會曾以《憲法》保障同工同酬,為護理人員提出抗議,指出薪資酬勞的計算並未能將「情緒勞務」納入,看不見的工作內涵也是普遍造成性別薪資差異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情緒勞務被選擇性的隱而不見,往往也是職場性別不平等的來源之一。護理人員情緒勞務負荷重,後果是過勞與職業災害,包括憂鬱、流產、感染針頭紮針、上下班車禍、甚至自殺等等,被犧牲的是民眾照顧品質。也就是當你需要被救治時,護理人員早已生病、離職,無法發揮專業服務!資方不願意給予相對應合理的酬勞,甚至完全忽略,當護理人員提供的照顧服務每個小細節都需要愛心與關懷情緒的投入,然而並未得到合理的報酬,過勞的護理人員,吶喊要命不要錢!不合理的薪資是以生命換來的。

(臺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

最後修改於週五, 01 九月 2017 07:02
返回頂部
Top of Page